澳门太阳城138_太阳20071_

申搏太阳城官网

导航

中伦观点

第一时间 | 延审新规亮点解读 作者:李馨 田园 2018-04-28

 

2018年4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严格规范民商事案件延长审限和延期开庭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新规),新规是继最高人民法院2000年9月14日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严格执行案件审理期限制度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执行审限规定》)后再次发布的关于审判程序方面的重要司法解释,现笔者结合实务经验,谈一谈新规的亮点。

 
 

 

 
 

公开延审内部程序

 

《执行审限规定》第十二条规定:“民事案件应当在审理期限届满十日前向本院院长提出申请;还需延长的,应当在审理期限届满十日前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 以及第十四条规定:“对于下级人民法院申请延长办案期限的报告,上级人民法院应当在审理期限届满三日前作出决定,并通知提出申请延长审理期限的人民法院。需要本院院长批准延长办案期限的,院长应当在审限届满前批准或者决定。”

 

新规第一条规定:“法律规定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审限的,独任审判员或合议庭应当在期限届满十五日前向本院院长提出申请,并说明详细情况和理由。院长应当在期限届满五日前作出决定。经本院院长批准延长审限后尚不能结案,需要再次延长的,应当在期限届满十五日前报请上级人民法院批准。上级人民法院应当在审限届满五日前作出决定。”

 

两相比较,可以看出新规有两大变化:

 

第一

新规提前了申请延审和决定是否延审的时间点,法官申请延审由原来“审限届满前十日”变更为了“审限届满前十五日”;院长决定是否延审由“审限届满前”变更为了“期限届满前五日”;上级法院决定是否延审由“期限届满前三日”变更为了“期限届满前五日”。这种变化较之前节点更合理,要求更明确,一方面确保院长及上级法院有充足时间判断是否应当延审;另一方面也预留出了向当事人或代理人及时披露延审信息的时间。

 

 

第二

新规要求独任审判员或合议庭提出延审申请时,必须要“说明详细情况和理由”,这一变化,可以避免法官简单地以“案情复杂”为由提请延审,对于可延期可不延期的案件,法官有更大的可能性选择不延期。

 

对于律师而言,如在实务中遇到案件超过审限的情况,可依据此条,要求法官公开其延审报批程序信息,并审查其程序是否合法。

 

由此可见,最高院意图通过公开和规范延审的内部流程,更审慎地启动延审程序,限制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增加外界对法院程序公正性的认可。

 

 
 

增加延审信息披露

 

新规第四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将案件的立案时间、审理期限,扣除、延长、重新计算审限,延期开庭审理的情况及事由,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通过互联网公开审判流程信息的规定》及时向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诉讼代理人公开。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诉讼代理人有异议的,可以依法向受理案件的法院申请监督。”

 

此条款将对当事人及诉讼代理人产生极大影响。

 

首先,新规首次规定了延审信息披露制度,在以往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中,均未对此做出规定。公开是最好的防腐剂,这些信息的公开、透明,一方面能够保证审判的透明度,另一方面也能保证当事人的知情权,减少当事人的误解和猜疑。

 

其次,这些程序信息的公开,将极大地减少当事人的诉讼成本和沟通成本。新规出台前,当事人或代理人与法院之间大多通过电话沟通,因为对诉讼周期的不可预期性,代理人需要反复地和法官沟通案件进展情况,沟通成本很高。而对于没有法院联系方式的案件,代理人只能携带授权手续,前往法院查询案件进展情况,如果是异地法院,诉讼成本很大。故此次新规规定以互联网公开信息,是极好的便民措施。

 

最后,此条赋予了当事人、代理人申请监督的权利,并明确了救济途径,将有利于保证当事人的参与权、监督权,增强民众对司法的信心。

 

由此可见,最高院意图通过延审信息披露制度,一方面增加司法公开独立,保障当事人的知情权;另一方面也以外部监督方式规范法官的审理活动,减少外界对法院程序的诟病。

 

 
 

缩短开庭间隔时间

 

新规第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民商事案件后,认为需要再次开庭的,应当依法告知当事人下次开庭的时间。两次开庭间隔时间不得超过一个月,但因不可抗力或当事人同意的除外。”

 

此条款限制了法官对于开庭时间的决定权,同时没有搞“一刀切”,对于两次开庭间隔确需超过一个月时间的,当事人可以进行协商确定,赋予了当事人一定程度的选择权。

 

由此可见,最高院意图通过缩短开庭间隔时间,一方面保证案件审理的连续性,以便于快速解决纠纷;另一方面提高当事人对案件的可预期性,降低焦虑感,有利于增强当事人对于司法机关的信任度。

 

 
 

加重程序监督力度

 

新规第五条规定:“故意违反法律、审判纪律、审判管理规定拖延办案,或者因过失延误办案,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第四十七条的规定予以处分。”

 

《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第四十七条规定:“故意违反规定拖延办案的,给予警告、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

 

通过比较上述条文可见,此次新规将“因过失延误办案造成严重后果”的情形纳入到了处分范围内。以结果判断,一旦发生严重后果,无论是过失还是故意,均要受到处分,这就避免了此情形下审判人员以各种理由搪塞推脱,设置了一条审判人员不能逾越的红线。

 

由此可见,最高院意图通过加重程序监督力度,设置严格的处罚措施,增加违规成本,达到提高审判效率、规范审判行为的目的,是落实司法责任制的具体体现。

 
 

近几年,法院审理周期过长、审判信息不透明一直为人诟病,此次新规出台,我们可以看到最高院自我革新的决心和勇气,我们也热切地盼望着新规的条文可以尽快落地、不打折扣地实施,正如谚语所讲“正义不仅要实现,更要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

 

 

特别声明:

以上所刊登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或其律师出具的任何形式之法律意见或建议。

 

如需转载或引用该等文章的任何内容,请私信沟通授权事宜,并于转载时在文章开头处注明来源于公众号“中伦视界”及作者姓名。未经本所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使用该等文章中的任何内容,含图片、影像等试听资料。如您有意就相关议题进一步交流或探讨,欢迎与本所联系。